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农民工我们的黄金周静悄悄薰妮

时间:2019/10/16 17:14:58 编辑:

记不清这是第几个“黄金周”了,但每一个黄金周的主题却都少不了旅游、购物、娱乐、休闲之类。10月3日下午,记者来到上海市普陀区桃浦镇桃苑村这个外来农民工聚居的小区。不远处,市区的人们正不约而同地沉浸在“黄金周”里都市特有的喧哗与躁动之中,而这里,1500多名来自安徽、江西等地的农民工和他们的家人在各自的廉租房里,静悄悄地度过祖国的节日和自己的假日。

无谓

高道昌一家三口住的房子虽然简陋,但却收拾得井井有条。水泥地板刚刚用水洗过,陈旧的衣柜干干净净,泛着光。他说,昨天晚上几个同在上海打工的亲戚一起过来吃饭热闹热闹,特地搞了一下卫生,“过国庆节嘛”。1995年,25岁的高道昌独自离开安徽省寿县的农村,来到上海谋生。与其他进城的外来农民不同的是,他的行李里面还揣着一张大专文凭证书。这是他在高考落榜后的几年里,进了华东师范大学在当地所办的进修班学习后拿到的“敲门砖”。可惜小小的大专文凭并没有给高道昌带来理想的工作。他学过计算机,在来上海的最初几年里,先后做过塑胶工厂的生产工人、食品厂的检验员和仓库员。接着,在1998年,他进入一家台资电缆生产企业,成为一名维修电工。2002年,高道昌拿到了上海市职业培训鉴定中心发的中级职业资格证书。这个证书,保证了他每月2500元的工资收入。妻子在一旁插话:“他还要考高级证书呢,到了那时候,他就不是‘电工’而是‘工程师’了”。高道昌啐了一口,显然他知道“高级证书”和“工程师”还是不能等同的,不过他说:到了那时候,我的工资就可以再多一点。屈指一算,来上海已整整十年。他叹一口气:要买房了。可是,即使每个月能赚个三、五千块,再加上妻子在灯泡厂打工的七、八百块钱月收入,要在上海哪怕是郊区买房,谈何容易!

妻子不无埋怨地嘀咕了一句:“你加的工资,哪比得上房子涨价的钱。”

工作和房子的事犹如两座大山压在高道昌的心头上,黄金周对他来说成了一个只能从电视上感受的概念。“有钱的人才能去旅游,买这买那。这几天出去什么都要花钱,比平时还贵,人又那么多,对我们这样打工的人来说,黄金周什么的都无所谓啦。”

思念

高道昌把自己这样的人叫做“假上海人”:离开自己的家乡,生活在上海市区的边缘,生活圈子接触的也主要是老乡。而且不管在上海呆了多少年,在“阿拉上海人”面前,他们总被看作外来的打工者。虽然在这里,外来人口数以百万计,身影遍布这座城市的几百万个工作岗位上,但无数个高道昌们,似乎总是游离在城市的生活之外。生活在别处,不是诗意的伤感,而是现实的无奈。这个国庆节,厂里放了三天的假,干什么呢? “想走到外面大街上去看看人流,总有点过节的感觉才好。” 高道昌说,“老在家呆着无所事事,精神上容易空虚。”

妻子不大同意丈夫“假上海人”的说法,她觉得叫“新上海人”更合适些。“不过,即使我们买了房在城市定了居,心里想得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家乡。”她回忆起,今年的五一“黄金周”里,一道从安徽来上海打工的四姐妹和各自家人租了一辆面包车,穿过繁华的市区去浦东的农村。她说:“那里的农村和我们老家很像。我们去看地,看小麦,油菜,还有绿绿的蔬菜,那里的空气很新鲜,感觉很亲切。”她还回忆,她们姐妹几个一起沿着浦东农村的小河边慢慢走,就像走在老家的河边。她和丈夫高道昌各自的老家,也正是相隔了一条河。但是高道昌说,家里太穷了,读高中的时候,家里没有粮食,田里稻子还没有黄,就都被割下来碾米做饭吃了。在城市打工,倒比在家种地要强得多。“所以就只能这样子:家里呆不下去,但等到离开了,又总是不停不停地思念。”高道昌和一个哥哥一个弟弟都已经出来打工,安徽寿县众兴镇农村的老家只有父母独自生活。回一趟家要换三四趟车,花上近20个小时,显然三天的假期无法允许他们回去。高道昌的话没有妻子多,每次聊到家和父母的时候,他常常沉默,眼圈会变得湿红。

希望

在另一栋楼的一个房间里,几个女孩子谈得正欢。三个20岁上下的安徽女孩子,共同的经历是:在合肥学院念完大专,今年2月份来到上海,现在都已经是桃苑村小学的教师了。

韩连华教的是语文,一边教书一边在自考本科。才考过了十门课,她就已经准备好了答辩论文--一篇分析话剧《雷雨》里面人物角色的长文。她说,考上了本科,要找工作就更容易些。

潘复生和王薇都教音乐。潘的喉咙已经沙哑,她说她“不可思议”地给12个班的孩子上音乐课,每周要上24节。虽然几乎哑着嗓子,但女孩子们依旧兴致很高,笑谈不断,“跟那些小孩子们在一起,我们心里很开朗,很年轻”。除了负责密集的课时之外,几位年轻老师还兼做班主任。国庆的假日,成了她们最好的休息时间。“市区到处都是人,哪里都不想去,还不如在一起聊天”。还有一个原因是:她们现在的工资每月不到1000元,囊中羞涩。不过女孩子们对自己的将来都显得乐观。韩连华说:“起初来上海的时候,我们感觉像是来到了电视上才能看到的花花世界。其实外面的世界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单纯,那么好,但既然离开家乡来到城市,就希望依靠自己的努力去生活。我们是带着梦在追求的人”。在众声喧哗的黄金周里,这些从农村来到城市追梦的人,正静静地在思索。

泄爆窗

静电油烟净化器

蒸汽洗车机厂家

网红口红机

相关资讯